一些想法(三)——lambda组沙龙的一些感想

0x00杂谈的杂谈

时间过得真快呢,转眼间11月就要到了。

11月的最后两天,是校科协授课开始的第一个周末。早上我的肚子出了些问题(大概率食物中毒肠炎啥的),在我昨天只在中午吃了饭并且昨天已经闹过两次肚子的情况下,早上起来又闹了一次,以至于我迟到了前端组的授课——当然这节课不是由我来授课的,是我组组长W主讲的(但我作为部门的部长以及前端组讲师,不到场说不过去)

W讲得很好,他把一些在我看来很细节的东西讲得非常形象——这让我压力倍增,我当然希望可以能做到像他一样的授课效果的,但是我知道自己难以有这个能力。

授课结束和前端组的老学长以及各位讲师们去南三吃了早午饭,说实话他们大鱼大肉我包子豆浆实在是有些维和,但我深知我的肠胃问题一时半会解决不了,所以就吃点清淡的(说实话我也没啥食欲,不存在被吸引啥的)——但就是这样没过多长时间我又闹肚子了。

目前好多现象表明,我这几天看来暂时没法吃固体食物了,所以我整了一些葡萄糖溶剂,当然我这还有一些维生素BC片,问题不大。

我询问学医的C,一天40g葡萄糖够不够。他一脸震惊的和我说开什么玩笑,成年人一天少说100-150g吧。草,看来这几天就是喝糖水了,希望人没事。jpg

这段时间我确实得好好休养了。中午我直接回去睡大觉,下午W主持的《理想国》主题的读书会我都咕咕咕了,感觉损失一个亿(

不过到晚上时,我休息得大概差不多了。喝下一杯葡萄糖水后,我想我不能错过lambda组的授课(沙龙),我对SICP还有编译原理什么的,可太感兴趣了!

0x01沙龙杂谈

沙龙是在会客厅举办的,相比于会客厅的狭小,来听的人其实还挺多的——到最后甚至挺多人站着听完了拖堂了30分钟的沙龙。新生与愿意来听的讲师们大概五五开吧,还有一段来自德国的电波——是我从未见过面的学长(姐)Brethland,也就是现在在莱比锡留学的大萌神前辈Y。

其实来听课的人,就算是新生大部分人的基础也不差(相较于铸币的培养方案而言)。一开始介绍冯诺依曼架构时用C语言做了个引子。因为C和C系语言的语法,直接对应了冯诺依曼架构的五大部分:运算器,控制器,存储器,I/O。期间还讲了一下指针,作为补充,还简单地讲了一下指针(面向新生)。

接下来就是介绍的另一类了,函数式编程。引子是Lisp和他的方言scheme,还有kula。说实话,我在前端项目经常使用函数式编程,我当然知道指令式编程、哪些是过程化编程、哪些是函数式编程。但是今天我还是头一回见到比较原始的版本和准确的定义的,而且我对她的理解更深一层了。

一般来说,过程化编程就是我们在学校里最一开始学到的编程方式。而函数式编程,将电脑运算视为函数的计算。函数编程语言最重要的基础是λ演算(lambda calculus),而且λ演算的函数可以接受函数当作输入(参数)和输出(返回值)。

看着scheme的演示代码,例如(+ 1 2)这样的代码,很明显看出来是前缀表达式。不难想到这个东西的好出:对于编译器来说,他的语义分析实在是太简单了!plus(1,2)在进行分析时,直接就能拆开为[‘plus(方法)’,'((告诉参数开始)’,’1(第一个参数)’,’,(第一个参数的结束)’,’2(第二个参数)’,’)(参数结束)’],这甚至不需要生成语法树啥的,直接就可以执行,速度贼快;但是与其相反的,这玩意没法优化,也就是说,这是个快速执行的未经优化的慢方法。

最后也说了,kula这玩意进行一些简单的运算老快了,基本都是0ms;但是一旦遇到递归就寄了,比python还要慢十倍你是怎么做到的(

暂无评论

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


				
|´・ω・)ノ
ヾ(≧∇≦*)ゝ
(☆ω☆)
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 ̄﹃ ̄
(/ω\)
∠( ᐛ 」∠)_
(๑•̀ㅁ•́ฅ)
→_→
୧(๑•̀⌄•́๑)૭
٩(ˊᗜˋ*)و
(ノ°ο°)ノ
(´இ皿இ`)
⌇●﹏●⌇
(ฅ´ω`ฅ)
(╯°A°)╯︵○○○
φ( ̄∇ ̄o)
ヾ(´・ ・`。)ノ"
( ง ᵒ̌皿ᵒ̌)ง⁼³₌₃
(ó﹏ò。)
Σ(っ °Д °;)っ
( ,,´・ω・)ノ"(´っω・`。)
╮(╯▽╰)╭
o(*////▽////*)q
>﹏<
( ๑´•ω•) "(ㆆᴗㆆ)
😂
😀
😅
😊
🙂
🙃
😌
😍
😘
😜
😝
😏
😒
🙄
😳
😡
😔
😫
😱
😭
💩
👻
🙌
🖕
👍
👫
👬
👭
🌚
🌝
🙈
💊
😶
🙏
🍦
🍉
😣
Source: github.com/k4yt3x/flowerhd
颜文字
Emoji
小恐龙
花!
上一篇
下一篇